浩然资本蝉联2013年度中国私募股权投资机构50强(外资)

清科集团-中国创业投资暨私募股权投资年度排名从投资、管理、融资、退出等各方面进行全面考察,排名体系选择管理资本量、新募集基金资本量、投资案例的个数、投资资本量、退出案例个数、退出金额和回报水平等作为重要的参考指标,并根据实际发展状况,对排名指标进行年度调整,力求最大限度地反映现阶段中国创业投资发展的实际状况。浩然资本既2012年首登榜单,2013再次荣膺中国私募股权投资机构50强(外资)。

 

查看更多

浩然资本跟进投资阿米那 第三轮融资总计2千万美元

(2013年8月6日,北京及香港)专注中国投资的浩然资本(HAO Capital)宣布联同其他三家投资公司—WLR China Energy Infrastructure Fund,启明创投和凯旋创投,共同参与阿米那公司(LP Amina,“阿米那”)第三轮总计2千万美元的资金募集。此次融资将主要用于推动阿米那核心污染控制业务的发展,并促进其在中国、美国和全球其他地区多种创新清洁能源技术的研发。 Continue reading

浩然资本创始人艾茗森:浩然资本投资的世康融医疗集团正筹划要收购

浩然资本创始人艾茗森与3月19日就浩然资本在医疗和环保领域的投资,公司未来募资计划以及浩然资本如何帮助被投企业持续增长和扩张接受了中国金融播客专访。中国金融播客(China Money Podcast)是一家独立制作,专注中国投资的音频、视频新媒体, 是iTunes商店中排名最高的中国投资类节目。

环保小英雄

在近期接受《环球企业家》杂志的专访中,浩然资本创始合伙人王泓清女士谈到了浩然资本在清洁技术领域中的一项代表性投资—-阿米那公司,以及非国有背景的企业如何用技术撬动国企主导的减排市场并大胆创新的。

由欧美掀起的绿色浪潮中,中国扮演着越来越重要的角色。

在2004年一份报告中,世界银行指出中国在全球清洁发展计划中的份额仅仅只有5%。而到2008年,世界银行宣布中国的份额已高达84%。

在绿色浪潮中,中国最早发展起来的产业非新能源莫属。中国现已成为全球最大光伏制造基地和最大风电市场。然而这两年光伏和风电行业每况愈下,风电尴尬,光伏哀鸿遍野。可这并不意味绿色浪潮下的清洁技术行业全部处于低谷中。

“2012年新能源行业不好,很多看好清洁技术的投资人会转向环保行业。”经纬创投合伙人方元告诉《环球企业》。据清科数据,2012年上半年清洁技术行业投资中,超过60%投入到环保产业。

红杉资本投资了准备在创业板上市的做土壤修复的北京建工环境修复公司;经纬和纪源资本投资了石油污水处理企业安洁士;北极光投资了工业污水处理企业东硕环保和污泥处理企业中持绿色;浩然资本投资了 清洁煤企业阿米那;青云创投投资了路面沥青回收再生产的中交科技。2012年4月,国内首只专业推动节能环保投资基金—中宸基金在广州成立。其中用于环保产业的资金规模约100亿元,主要用于垃圾发 电。

渐渐,一批个头不大但生机勃勃,平时远离热闹秀场的环保小英雄们,走上前台。

 

掘金者

中国粗放型经济增长方式对环境的破坏正在产生严重后果。中国二氧化碳和二氧化硫的排放居世界之首,90%的河流受到污染、40%的人口没有洁净饮用水供应、三分之一的土地受到酸雨威胁。中国一线城市的PM2.5年平均浓度都在55微克/标准立方米以上,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的《空气质量准则》,当PM2.5年均浓度达到每标准立方米35微克时,人的死亡风险比每标准立方米10微克的情形约增加15%。

对于政府来说,中国的经济必须要变得绿色。对于民众来说,生活环境必须变得更加清洁和宜居。这些愈加迫切的需求和实际待解的问题,使得环保产业在经济寒冬时依然保持稳固增长。有越来越多的掘金者在其中寻找机会。

美国人威尔•拉塔在阿尔斯通欧美、中国工作了近20年后辞职,在中国创立阿米那,以脱硝业务起家。“十二五”规划纲要中氮氧化物减排10%的目标,让阿米那这样毫无政府关系的企业2012年以十几倍的增速在发展。客户包括华能、大唐这样的电力央企,完全靠技术力量撬动了市场。

威尔•拉塔选择的大气污染处理行业看上去不够性感,市场玩家大多都是龙源、博奇环保这样的国有企业。阿米那能够逐步获得市场证明这一行业对于新进入者并不是毫无机会可言。

在大气污染领域中的掘金者还包括像杜邦这样的跨国巨头。2012年11月,杜邦在中国推出PM2.5解决方案,能够帮助其工业客户去除99.5%以上的PM2.5颗粒。杜邦可持续解决方案清洁技术部北亚区总裁薛冠申告诉《环球企业家》,促使杜邦在中国推出PM2.5解决方案的原因是,2012年初颁布的新“环境空气质量标准”首次将PM2.5纳入检测标准,并于2016年1月1日开始实施。“尽管有将近四年的准备时间,但对工业企业来讲,仍然是巨大的挑战。”薛冠申说。

挑战意味着机会,阿米那的投资方浩然资本把环保领域的投资主要都放在大气污染处理行业上。浩然资本合伙人王泓清解释,中国电力80%来自于煤电,在煤电上进行环保处理的空间巨大,脱硝是浩然资本培育阿米那做的第一步,再往下是为煤电厂做碳排放、节能和余热利用。

 

市场+技术

虽然有大量的创业者和资本涌入,但环保产业很难重复新能源的老路,在短短几年内出现爆炸式增 长。

原因有两方面。一方面,这个产业的拉动超过60%的因素取决于政府政策,且大多数环保项目(市政污水处理、土壤修复、市政垃圾处理等)的买单人是地方政府。产业发展速度受制于政府的决策和执行。另一方面,环保产业中大部分是服务类、工程类的企业,“牵涉到人,谈工程需要时间,不可能是爆发的增长。”北极光董事总经理杨磊说。

当然,这并不是说行业依旧会匀速发展,市场空间正以比想象中更快的速度在扩大。“十一五”期间全社会环保投资已经达到1.3万亿元,占GDP1.6%。预计“十二五”期间,环保产业的投资需求将达3万亿元。在大气、水、土壤、固废这些细分领域中,都有巨大的空间孕育出行业巨头。永清环保总裁王中炯预测,到2015年,一定会出现5到6家产值过百亿的龙头企业。

那些能够在未来几年市场扩容中获得更多市场份额,直至成为行业领军者的企业,必须具备两方面的能力。一是市场和渠道拓展能力,二是掌握具有一定壁垒的技术。

环保企业的市场拓展能力重要之一就是与政府和国有企业打交道的能力。另一个投资者看重的要素是环保企业拥有具备一定壁垒的技术。

有投资人认为脱硝市场是脱硫市场的复制,而这一市场几乎被国有企业把持,没有任何新的投资机会。事实上脱硝中最难的炉内技术是很多此前做脱硫的环保企业没有掌握的,国内掌握炉内技术的仅龙源和阿米那两家。具备一定的技术门槛,是浩然资本投资阿米那的最重要原因。浩然资本合伙人王泓清介绍,她跟电厂沟通之后发现,电厂考虑最多的是要保证改造过程中的安全性。     “更多的是不要把锅炉拆了装不回去,因此好的技术很有优势。其次再是考虑价格,最后才考虑脱硝作用。”王泓清说。阿米那就是靠技术获得订单,甚至包括华能和大唐这样的电力央企订单。